全国免费热线:400-650-1675

物流业发展应有“法”可依

2008-11-13

——访上海市世通律师事务所物流法律事务部主任王太禹

  一名司机从上海一货运企业处承运一批光缆到兰州,因路上遇到交通事故,司机受点轻伤,司机便把车开到沈阳后给托运人打电话,要求补交运费及受伤费10万元,托运方接电话后报警,警方以此种案件属于经济纠纷为由不予受理。

  “这种案件在货运行业比较常见,若按经济纠纷解决,诉讼费时费力,还不一定能解决问题。而警方一般不会按敲诈案件立案,货主往往避免因小失大,花钱免灾,使得司机屡屡敲诈成功。而如何迅速有效地解决部分司机实施的运费敲诈问题,目前国内法律法规还没有明文规定。”上海市世通律师事务所物流法律事务部主任王太禹律师对记者说。

  物流业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在我国还没有形成成熟的法律体系,目前更多的是延用原有的在运输、仓储等方面的条例等。同时,国内物流企业对于利用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的意识依然很淡薄。

  “不是公路铁路修好了,港口码头建好了,物流业就能健康快速的发展,它还需要法规等软环境支撑。而目前,国内物流业的法制建设已落在物流业发展的后面。”

  法制观念要提升

  王太禹律师对记者说,物流企业本身运作上确实存在一些误区,主要表现在法律观念淡漠和不会依法维权。法律观念淡漠是指企业在日常经营中不注意防范可能遇到的法律风险,如在订立合同时不注意审查条款,在接受和发送货物时不注意签字或核对相关人员身份,在货物损坏或丢失后不注重保存书面凭证和签署货损纪录等。不会依法维权是指不会面对前述风险的防范,遇到事情没有思路和对策,不知法律赋予自己怎样的权利和怎样的程序。

  有些物流企业经营者看不到物流业的法律风险,想不到依法来防范和化解经营风险。同时,在物流业内,经常可以看到货主在遭受损失时,靠法律来维权的成本过高而放弃法律手段解决。这有一定的客观原因。“造成这一现象的其中一个根本原因是物流行业制度不健全。”王太禹律师说。

  “这可以分两个方面来理解。先看承运方,现在的货运行业,尤其是散货运输,多无序竞争和不均匀成本竞争。无序竞争是指整个货运市场没有形成严格的价格体系,比如吨公里运价,运价与保价比例以及货损赔偿依据和程序等;不均匀成本竞争是指相当多中小企业不会计算平均物流成本,只图眼前利益,导致价格竞争出现送货价、专线价和配载价格的差异,此三种运输方式当然存在成本和价格的差异,导致部分企业以配货价格接受货物,再层层转包,最终的服务质量根本无法谈起,问题和纠纷在所难免。”

  “再看托运方,在选择承运商时不注重相关企业资质,不注重对货物投保或提供有效的货物价值凭证,不注重申查运单条款的赔偿标准和程序,导致出事后无有效的依据,维权成本当然偏高,如果再遇到承运方根本不具有赔偿能力,就使得问题久拖不决。”

  对此,王太禹律师指出:货主若放弃用法律手段维权,那影响是相当大,放弃维权后的货主必然对运输公司产生信任危机,从而将货源分流到信誉好的大公司尤其是外资物流公司,中小物流企业会丧失好多货源;其次,放弃维权极易导致货主对法律体制产生信任危机;再次,放弃维权是对肇事物流企业的一种纵容,极易导致累犯或者惯犯,从而影响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两个问题要注意

  物流企业需要用法律手段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但与其他行业不同的是这个行业涉及的问题非常复杂,不是几个法律或法规所能简单解决的。而目前国内的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完善、不健全。

  “物流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行业,现最亟需解决的问题是有法可依和有法必依问题。”王太禹律师说。

  物流行业现有的一些法律规章仍是十多年前制定的,仍停留在解决交通运输问题等简单层面上,这已经非常不适应现代物流业的现实需要,不能够解决现代意义上的物流领域的实际问题。

  像如何方便快捷地解决运费拖欠问题,货物被骗以后如何快速立案侦破问题,如何正确认定和处理车辆挂靠纠纷问题,物流企业该如何参与生产型企业的原料采购、产品储存和成品配送等各个环节,如何设定和维护各方合法权益,从目前的法律法规找不到相关规定。

  相关法律法规的不健全,也给相关纠纷处理者带来不便。一般来说,律师只能分析各个环节,比照各环节最相类似的法律特点,凭借律师职业经验和办案智慧来制定各环节的法律文书,以保障各方的合法权益。

  而一个完整的法律事实被分拆以后,往往会改变事物的有机联系,如在上个环节出现问题,在下个环节怎样操作,上个环节出现违约,下个环节如何履行或如何计算损失等都是分拆所必需面临的法律难题。如果不能从行业特点来制定一部针对性的法律文件,这些困难不可能自行彻底解决。这势必会增加物流企业从业的法律成本,最终影响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物流业亟需解决的另一个问题是解决有法必依的问题。制定了法律有如制定了游戏规则,参与游戏规则的人必须要遵守游戏规则,如果有人犯规,执法者必须按照规则进行处理。

  物流业也一样,本来游戏规则就不健全,加之规则制定年代久远,在它没有废止之前,一些执法者已经开始不遵守游戏规则或企图改变游戏规则,比如关于承运方的货物留置问题,多数物流企业本能的认为,你拖欠运费我就有权利扣留货物,法律上也有规定,即“留置”货物,但在办理案件过程中,不同的法官对货物“留置”权的理解各不相同,导致物流公司无所适从。大部分审判人员把留置权严格地解释为对应性质,即拖欠哪一票货物的运费,才能留置哪一票货物。而把广义上的留置货物定性为一种特别授权,即当事人没有在合同中约定留置其他货物,即不享有留置权,其实这样狭隘地理解货物留置权即不符合立法本意,也不符合物流行业的运作特点,更无从保护物流各参与方的合法权益,导致矛盾扩大和问题的久拖不决,影响整个行业的发展。

  再如关于运输行业的赔偿时效问题,其实在1986年颁布的《公路货物运输合同实施细则》对运输行业的赔偿时效有专门的规定,即承托双方彼此之间要求赔偿的时效,从货物抵达目的地点的次日起算,不超过180天,就是货物赔偿的诉讼时效为180天,这一规定符合物流行业方便快捷的特性,但部分执法者在此项法律的使用上不是从行业特点和特定实际出发,而是从法律的层级关系考虑,认为《公路货物运输合同实施细则》不是法律上的特别规定,不属于特殊诉讼时效,导致许多物流企业要保留凭证两年以上,增加了社会成本,也容易导致纠纷发生。

  国内物流业已走上朝阳产业路,但在法律层面上还未形成体系,这个问题必须引起行业的高度重视,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